福建南安网

当前的位置:福建南安网 > 军事 > 正文

从入侵格林纳达的“暴怒”行动 看现代登陆作战

2021-07-21 23:59  福建南安网

作者:弹痕

1983年10月25日凌晨,美军集结10个航空联队共230架作战飞机和直升机、总排水量12万吨的各型作战舰艇15艘、登陆部队8000人的作战力量对加勒比海岛国格林纳达发动了武装入侵。

美军在4天内摧毁了格林纳达方面的抵抗,并在8天内结束了战争。

格林纳达位于加勒比海东部的风向群岛最南端,陆地总面积约344平方公里,当时人口仅为10.8万,其军队规模仅有2000人,编为2个步兵营、1个野战炮兵连和1个高炮连,没有海军、空军,也没有坦克等重型武器,以轻武器为主要装备。

格总体战备水平较差,缺乏坚固战备工事,兵力以连排为单位进行部署,且机动能力较差。岛上具有战斗力的是古巴派驻的人数约为700人的战斗工兵营,装备轻武器和小口径高炮,主要部署在格岛南端的萨林斯机场及机场至首都公路沿线的据点中。

发现美军入侵意图后,古巴工兵首先用卡车、推土机和建筑材料堵塞了机场跑道,防止美军利用机场长达3000米的跑道实施机降。

[https://www.fjnaw.com]

25日拂晓,入侵行动正式开始,美军的进攻行动由南北两路同时进行。25日5时,北路突袭部队开始对位于岛屿东北部的“珍珠”机场和萨林斯机场发起了突袭。

由于珍珠机场仅有少量装备轻武器的格军驻防,搭乘CH46直升机的400余名陆战队员仅用2个小时即完全控制机场。而南路部队突袭萨林斯机场的战斗则稍微曲折一些,按照预定计划对机场防空阵地进行压制的A6、A7舰载攻击遭到了机场附近防空火力的猛烈还击。

搭乘C-130运输机进行突袭的游骑兵编队在途中获得机场周边部署有大量高炮,且机场跑道已被阻塞的敌情通报后,临时决定进行150米超低空伞降。由于地面防空火力对空降行动威胁太大,空降行动一度中断。

伴随运输机群的AC-130炮艇机对地面高炮阵地进行了10分钟的火力急袭,将其彻底压制住后,空降行动才得以继续。25日7时15分,700名游骑兵空降完毕,着陆后的美军清除了机场跑道上的障碍,并打退了古巴军队由3辆BTR-60掩护的反击,并逐步控制了机场周边高地。

但残余古巴军队依旧在顽强反击,美军不得不于25日14时机降了82空降师的2个营和多国警察部队共计1500人作为增援。得到增援的美军集中火力摧毁了守军抵抗,并完全控制了机场。至此,格岛上两个机场全部落入美军之手,南北两路美军呈对进之势向首都圣乔治推进。

南路美军除留下多国警察部队担任警戒外,主力沿滨海公路向首都方向挺近,并于26日再次获得了2个营的增援。北路美军在控制珍珠机场后,派遣250名陆战队员乘坐“关岛”号两栖攻击舰绕到首都以北的大马尔湾附近。

[https://www.fjnaw.com]

随后,一部分乘坐直升机,一部分乘坐13辆LVT-7两栖车发起海空垂直登陆,在空中火力和陆战队5辆M60坦克的支援下占领了大马尔,解救出了前一天被困于此的“海豹”小队,并救出了被软禁在大马尔总督府的前总督斯库恩。

到26日,美军地面作战人员已达6000人,格军司令部被攻克,古巴军队的抵抗也被全面瓦解,战局已基本稳定。28日,美军南北两路作战部队在首都圣乔治会师,地面作战宣告结束。

11月2日,美军先后俘获格林纳达现政权高级官员,并收缴了残余武器弹药,入侵行动宣告全面结束。11月4日,美军全面撤出,前总督斯库恩重新组织临时政府。本次行动美军19人死亡,116人受伤,损失直升机18架,2架AC-130E炮艇机和一架MC-130E特种作战飞机被击伤。

而古巴军队阵亡69人,被击伤56人,被俘542人,格军死40余人,被俘15人,其余全部溃逃。本次作战行动中,美军成功的关键首先在于行动快速。

从10月22日美国政府初步决定干涉,美国海军便于23日在格林纳达附近海域建立了一道50海里的封锁区,并完成了兵力集结等临战准备。24日里根总统签署代号“暴怒”的作战计划,美军即完成了新闻封锁等舆论管制。25日开战当天,美军便攻占了有决定意义的2个机场。

其次是作战准备充分,作战决心果断。美军在战前便已摸清了格岛布防情况,并初步拟定了应对预案。在作战计划制定后迅速集结了庞大的兵力,仅其地面作战部队兵力对比格林纳达方面高达4:1,海上和空中火力则完全能压制格林纳达方面。

[https://www.fjnaw.com]

格林纳达方面除了古巴战斗工兵外,并没有像样的战斗力存在,但美军依旧进行了充分的战前准备。作战中,实行了不间断火力保障,在遭敌顽抗时,果断使加大火力压制力度并投入后备兵力,迅速瓦解敌军抵抗。

第三是作战方式多样,作战手段灵活。本次作战中,美军除动用陆战队进行滩涂登陆外,还使用了机降、伞降等多种登陆方式,在本次作战中,空中伞降、机降兵力占总兵力的95%以上,由海上登陆的部队不足5%。且南路美军在发现登陆场敌军火力猛烈,机场跑道设有障碍时,临时决定实施低空伞降方式着陆,使己方作战节奏未被打乱,确保了作战行动的总体进度正常实施。

当然,受限于当时的战技术水平,本次行动从现在的角度看已经略显原始,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借助该战例去探讨现代登陆作战。在现代信息化登陆作战中,登陆行动必然同时包含伞降、机降、渗透等多种作战样式。

这在美军的“暴怒”行动中已经有所体现,但随着信息化技术和精确制导武器的普及,各登陆作战部队能实现更大范围的信息共享和火力支援,敌方作战力量在第一波次的火力打击中便能被大部消灭或压制。

作战行动开始前,对敌方各种电磁信息的收集判读、对敌方各类数据的掌握控制必然是战前侦察的一部分,各种战场侦察和遥感设备对战场的全频谱分析也必然是战前准备的重要环节。

因此,防守方在缺乏卫星的情况下,指挥通信系统很容易被屏蔽,诸如地面雷达等装备很容易被预先打掉,事先隐藏的地面防空阵地也很容易在无人机的诱导下开机开火而被摧毁,提前设置的弹药隐藏点根本就无法躲过战场扫描。

单兵防空武器由于战场感知能力的限制,也很容易在人眼视距外被锁定识别并加以摧毁。而至于武装人员混入平民中等企图,则很容易被无处不在的战场监控设备借助大数据比对识别。现代登陆作战中,登陆方的突击部队只要在登陆场站稳脚跟,战局基本上就已经稳定了,防守方无即使是想豁出命挣扎也根本找不到机会。


本页地址:https://www.fjnaw.com/2021/0721/107249.html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WWW.FJNAW.COM 福建南安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福建南安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11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