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南安网

当前的位置:福建南安网 > 娱乐 > 正文

当年,马加爵被讥讽后“血洗宿舍”,为何唯独放过了室友林峰?

2021-07-22 08:45  福建南安网

总有着一些骇人听闻的案件,它们对社会的恶劣影响超出了一个普通案件所能及的范围,罪犯的残忍行径牵动着大众的神经,使得这些案件成为被长时间广泛关注、热切讨论的热点话题。

诸如2011年因交通肇事将受害者残忍杀害的药家鑫,再如被称为“赛家鑫”的杀害幼童的李昌奎。

今天要说的是因为日常矛盾残忍杀害四名朝夕相处的室友的马加爵,也是一个这样的例子。马加爵的恶,想必早已为人所熟知,而鲜为人知的是,马加爵有一名幸存的室友,而他能够幸存的原因竟然是由于一次不经意的举手之劳,或者说是因为恶魔心中残存的善念。

恶既是事实,我们无需再度将其渲染,复杂的人性也不是用简单的“善”或“恶”所能囊括,发现好人的恶或恶人的善念,或许能让我们越过非黑即白的肤浅观念,去感受真实的人性。

极端的人格

血案的起因是一次被媒体渲染为“夺命牌局”的普通游戏,在这场牌局中,受害者之一的邵瑞杰,也是马加爵眼中为数不多的真正朋友之一,因为怀疑马加爵在玩牌工程中耍赖而公开质疑其人品,使马加爵感到被朋友所不信任的绝望,心中也自此埋下了一颗仇恨的种子,最终酿成惨案,殃及无辜。

[https://www.fjnaw.com]

从这个简单的起因,在旁人眼中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我们在为马加爵因此残杀四人感到诧异的同时,应该对他极端的人格略有领略,只有极度偏激的人,才能从日常口角中衍生出杀人诛心的弥天仇恨,并肆意为仇恨所裹挟着做出疯狂的、不计后果的举动。

“怪怪的”三个字是身边的人对他做出的最多的评价,他始终透漏着一种极度他自己所不能觉察的阴沉气息,并容易因为日常小事与人产生矛盾而认为是别人的刻意针对。

这种怪异的性格特点使得大家对他避之不及,时常感到孤独的他加重了容易猜忌和放大情绪的性格,使其愈发显得古怪,这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这种交际上的失败逐渐扭曲着一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的人格,并一步步将他变成一个残忍的杀人凶手。

对此而言,我们实在不能单纯责怪邵瑞杰的口无遮拦,因为谁都不能预知一言之失竟是悲剧的根源。

意外的幸存者

在这场案件中,有一个常被忽略却又不得不提的存在,那就是马加爵的室友林峰。而不得不提他是因为其它室友全部被杀害,他成了特殊的幸存者。

[https://www.fjnaw.com]

在被杀害的人中,除了邵瑞杰与马加爵有直接的矛盾,其他人都是因为一些更加微不足道的原因或者妨碍了马加爵的计划而惨遭毒手,马加爵已无半点怜悯可言,因此他放过林峰让很多人感到不解,因此在庭审中马加爵透露放过林峰的原因:并未和他太多接触,二人始终保持着一种礼貌的距离,事后林峰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他觉得马加爵性格很古怪,像原始社会的原住民。

但在礼貌的距离之外,他从未表达过马加爵在他心中的怪异。

一次马加爵生病,作为室友的林峰给他带回过午饭,在旁人看来舍友间司空见惯的举手之劳,对于孤僻的马加爵来说,却是难得的温/p>

因此,林峰从来不在他的杀人计划之中。在马加爵杀害四人的当晚,林峰曾来寝室邀请准备逃跑的马加爵打牌,马加爵当时也未尝不担心林峰会发现端倪。

可他依然没有杀害他,仅仅因为一顿饭的小恩小惠,而能有这份克制,对被认为罪恶滔天的马加爵来说,实属难得。

事出之后,林峰纷纷被称赞道善有善报、因为一顿饭挽回了性命、如此种种。

[https://www.fjnaw.com]

对林峰而言,他确实是因为自己的小小善行救了自己一命,然而对与恶魔朝夕相处的人来说,不一定哪次小小的口角就引来杀身之祸,也不一定哪次举手之劳的恩惠就成为了日后保命的护身符,因此,林峰的侥幸是因果轮回,也是一种幸运,它更启示我们永远不要吝啬我们的美德。

临终的家书

马加爵被捕后曾写下几封给家人的信,这些信件也在网络上被公开,可是很少有人阅读过。毕竟大多数人在意的只是罪犯的行径有多么残忍以及他得到了怎样的处决结果,而罪犯的忏悔是他们认为虚假的、不值得关注的。

如今距离马加爵案件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我们不知道这十多年的时间里,无论是凶手还是受害者的家人,他们内心的伤痛愈合了几分。今天的我们重谈这件事时,不妨从十几年前激愤的怒火中脱离出来,以一种更平静的姿态,读一读马加爵留下的家书,听一听这个充满罪恶的人,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坦白。

这几封信内容是杂乱的,毕竟内心的坦白不需要遵从除心灵之外任何的逻辑,只需随心所欲、信马由缰。

收信人除了父母外,还有被他称作“十四叔”、“十四婶”的人,这些人,应该承载着他关于家庭、关于亲情的全部回忆。

[https://www.fjnaw.com]

除了关于家庭的回忆,他还着重叙述了一些求学的经历,所有他认为曾经关心过他、给以过他指引的老师,也都赫然在列。

而关于案件的忏悔却少之又少,我们不难理解,他并无勇气面对自己的罪行,他想置身于遥远的过去中忘记不堪的现在,所有的回忆,其实都有着忏悔的内核。读罢这些信,我们脑海中马加爵的轮廓,或许更清晰了一些。

小结:

十几年过去了,我们还在谈论着有关马加爵的残忍,还在感慨善有善报的幸存的林峰有多么幸运。但如果仅仅让残忍和幸运成为谈资,这个曾牵动全国神经的案件就失去了它应有的启示意义。

我们都应该像林峰一样,处处挥洒善意。我们这个社会也应该多给有潜在心理疾病的人、孤僻的人少一点歧视、多一点关怀,将灾难扼杀于无形中。


本页地址:https://www.fjnaw.com/2021/0722/107847.html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WWW.FJNAW.COM 福建南安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福建南安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11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