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南安网

当前的位置:福建南安网 > 情感 > 正文

年轻时的“不懂事”差点毁了我

2021-07-22 09:15  福建南安网

PART1

在杨子最无助的时候,是连哭都没时间的。

因为她还有一个年幼的弟弟,懵懂无知。

她已经18岁了,最应该懂得责任。这是她常常安慰自己的话。

即使坐在手术室的外面,即使心里再恐惧,也不能表现出一丝慌张。

她已经反反复复做好了最糟糕的打算。

她知道,她现在是这个家的主心骨。即便里面的母亲真的倒了,她也要义无反顾地站起来。

杨子打开手机,却发现,没有谁能让她倾诉现在的痛苦。

她再定住神,看看旁边的父亲——她的父亲正捂着脸在哭。他是软弱的,这是他在杨子这18年里根深蒂固的印象。

PART2

早在杨子15岁的时候,就知道母亲患了癌症的事情。

初三那年,她太叛逆了,以至于从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亦或者,是从来不相信这件事情。

因为偷听父母说话,也有可能是听错了的。

母亲还是像寻常一般,洗衣、做饭,时不时还和她吵架、发脾气。

杨子活在自欺欺人的假象中,准备就这样度过高中三年。

可真正到了高三,杨子却一改之前的懒散,认真地读起了书。

谁也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当然也没有人在乎她经历过什么。

高三那年,她坐在教室的倒数第二排,成为了教室后面学渣中的“奇葩”。

她早上四点起床,晚上12点半睡觉。每天额外刷六套卷子,拼了命地读书。

晚上她会一个人静悄悄地哭,她只准自己哭五分钟。因为要留时间做听力。

这一切的改变似乎是一夜之间,又好像是从初三开始。

在一次和父亲拌嘴的时候,父亲无意说了句:“现在这个社会,要是碰到你妈那个情况,我早就离婚了!”

杨子笑了。原来不离不弃竟然成了这个社会最光荣的品质。

PART3

杨子的天赋从来不在文化上。

她喜欢音乐,喜欢漫画,喜欢文字,喜欢配音,却唯独不喜欢学习。

她曾经的古筝老师,不只一次夸赞过她在音乐方面的天赋。

而她的数学老师,也不只一次叹息她的愚蠢。

班主任劝她学艺术的时候,她是心动的。她知道,学艺术是她的心向往之。

但与之而来的,是高额的学费。

用她父亲的话而言,她现在所花的每一分钱,都是在剥夺母亲的救命钱。

骄傲如她,第一次在班主任面前低声下气。请求班主任看在她可怜的份上,让她继续在班里读书。

她明白,学校需要好的生源。而好的生源需要他们这些一个个孩子用三年的辛苦换取那些光鲜亮丽的重本率。

差生读艺术,是学校的手段。

当班主任笑盈盈地说,生病很正常,哪个人不生病?这些都是小病,用不了多少钱的时候,杨子真的崩了。

如果她曾经还有一丁点对人性的希望,那么现在就是一片死灰。

也只有在那时的一瞬,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很弱小,弱小得可怕。

[https://www.fjnaw.com]

PART4

她发了疯地读书,拼了命地刷题。

她后悔过,后悔为什么曾经不懂事。但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她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让未来不后悔。

她对她最好的闺蜜失约了。闺蜜怨她,为什么不和她一起学艺术?她们的爱好是如此的相似。

嫉妒是一切仇恨的根苗。

闺蜜有一个强大的后盾,她家里优渥的经济条件,允许她选择自己的梦想。

而杨子,在梦想和现实之间,只能选择现实。

骄傲如她,不曾袒露自己的无奈。让强者同情弱者,无非是给弱者平添烦恼。

她,除了拼命,别无其他。

她,除了这条命,别无其他。

PART5

高考如期而至。

杨子故作轻松,在母亲面前只说着考后开心的事情。

在母亲面前,她既是骗子,也是演员。

受了委屈,她从来不肯告诉母亲。说了又怎么样呢?徒增烦恼罢了。

也许报喜不报忧,是天下所有儿女的无奈。

她的母亲,在她的心里,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她善良、宽容,对每个人都体贴入微。

她不只一次想质问上天,为什么要让这个可爱的女人经历那么多痛苦。

杨子觉得,母亲最不该的选择就是她的父亲。因为选了她的父亲,她没有一场属于自己的盛大婚礼,她没有和睦相处的妯娌关系,她也没有优越的物质保障。

这一切的遗憾,总归咎于杨子对母亲的愧疚。

如果不是她的到来,也许母亲会有更好的归宿。

高考成绩出来那天,母亲紧张地看着杨子。杨子只是笑笑,平静地输入了自己的账号密码。

在这短暂的一年,能做的杨子都做了。

结果如她所料,她的成绩远远高出重本线一百多分。

她不由想起班主任曾经对她的嘲讽,莞尔。

当一个人足够强大的时候,对那些所谓的讥讽只会当做扔进大海里的几粒石子。

随它而去,罢了。

PART6

母亲的检查结果是病危,杨子却生生止住了自己泛酸的泪意。

现在在她面前的是整个家。软弱的父亲、年幼的弟弟、双耳失聪的外公。

而这些曾经母亲要担负的责任,就这样成了她应该担负的责任。

杨子坐在手术室门外,她看着时间,五点过后还要去幼儿园接弟弟回家。

回家,回那个依旧需要有人来支撑起的家。

手术室的灯暗了,医生走了出来。

杨子感觉双腿无力,却依然固执地向前。

她只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

医生说:手术很成功。


本页地址:https://www.fjnaw.com/2021/0722/107900.html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WWW.FJNAW.COM 福建南安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福建南安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11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