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南安网

当前的位置:福建南安网 > 情感 > 正文

跨越时空的讲述

2021-07-22 09:32  福建南安网

——读《追梦之旅》有感

前几天,兄长发来他的新作《追梦之旅》,说是让我看一下,提一提意见,特别是对老家这方面有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对兄长的要求,小弟当然是义不容辞。然而当我打开用微信发来的文稿时,真是让自己汗颜,令自己感动。今年已经八十三岁的兄长,还写出了这部长达十几万字的传记,从字里行间,我想到了他身居斗室,忘记了自己年事已高,耐得住孤老寂寞的意志和毅力,看到了他不畏酷暑严寒,不舍昼夜伏案敲击键盘的身影。

在仔细阅读的过程中,也使自己一步步走入他用朴实无华的语言,营造的那既真实又迷幻的氛围之中,仿佛在聆听一段段跨越时空的讲述,在品尝那人生的苦辣酸甜,在感受那生活的忧乐得失,在领略那一个个人生的真谛。他仿佛在引导着我在人生的道路上去奋力拼搏,不懈进取,在激励着我要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去追逐自己人生的梦想,实现自己人生的价值。

[https://www.fjnaw.com]

《追梦之旅》的开篇是这样说的:我就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生于穷乡穷家,活在饥饿线上,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立志学点本事,使自己的生活能过得好一点。爷爷以及爷爷的爷爷,都是种地的,“脸朝黄土背朝天”,一代一代,年复一年,依然吃不饱穿不暖。到爷爷这一代,看到那些大户人家酒足饭饱,活得滋润,又看到他们大门上贴的对联,才明白光是种地还不行,还得读书,心里有墨水才行。这就是“耕读传家”。爷爷想着“耕读传家”,可那只是一个梦,他无力实现,只有把希望寄托在孙子身上,让我做一个追梦人。譬如写一个“人”字,爷爷和我的父亲只写了左面的一撇,就是“耕”;把右面的一捺,也就是“读”,交给了我。于是,我这一生,就注定了去追这个“读”字,也就是读书,学文化,以圆爷爷的“耕读传家”梦。

在他这洋洋洒洒的十几万言中,也确实是围绕着一个“追”字去展开,去升华,去描述。他出生在豫东平原的黄土地上,感受着世代农民手扶犁耙鞭打牛,面朝黄土背朝天穷苦生活:是穷苦的生活呼唤着“耕读传家”;是穷苦的生活在迫使着父辈们“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们读书”;是穷苦生活在激励他发奋读书。正如他在前言中所表述的那样:如今,80年过去,我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努力着。我从家庭走进学校,从故乡寨里村走进县城,走进省城;又走出中原,走进大西北;又从学校走向社会,走出了祖祖辈辈生活的乡村,在繁华的大城市安了家,成为一个不大不小的所谓文化人。

[https://www.fjnaw.com]

从他的字里行间,我还可以感受到另外一个“追”。这就是他对作家梦的追。他从中学时代,听了李凖先生的报告,从而激发了他立志要当一名作家的梦想。然而大学毕业的他被选调到陕西省委机关,这对许许多多莘莘学子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机遇。但是他不满足于行政单位那平庸的生活,还是不改自己的初衷,想当一名作家,或者是做一名一辈子做学问的教师。然而“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他又从陕西省会被“发配”到山城宝鸡,不仅没有调回到故土,还被往西“流放”了几百公里。命运捉弄了他。他还是没有当上做学问的教师,更谈不上当一名作家。他先后多次下乡,与中国最底层的农民打交道。在这十几年中,他凭着自己扎实的功底,丰富的生活积累,还是受到了领导的重视,展示了自己的才华,逐步步上了舞文弄墨的人生轨道。就在他身居领导岗位,面对纷繁复杂的矛盾以及方方面面的工作时,依然没有放弃自己人生的梦想。作为一个新闻单位的主要负责人,本应该是从事的行政管理,可他并没有落入这些生活的俗套,而是用自己辛辣的笔头,去针砭社会,谈论人生,撰写广播评论,这些广播评论后来又结集出版为杂文集《人生成熟的色调》、《珍重你金色的年华》。他还以广播为依托,先后编辑出版了多部文集。到了花甲之年,他虽然已经走下领导岗位,用现在的行话就是人到码头车到站,本该歇息下来的他,依然笔耕不缀,不仅又兼职了十几年的行业报记者站站长的职务,还先后又出版了散文集《故乡的刺玫花》、《那一抹红霓》、《寨里村记忆》和诗文集《背篓集》等,还出版了长篇小说《寨里村往事》。

如今,作为已经进入耄耋之年的老人,他又用将近一年的时间撰写出了这部长达十数万字的专著《追梦之旅》,真可谓是老牛自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https://www.fjnaw.com]

当然,作为他的胞弟,通过阅读他的这部传记,也使自己对自己的兄长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我记得在他八十岁的寿宴上,我曾发表过一个演讲,在演讲中我是这样说的:他作为老大,身体力行,在那艰苦的岁月里,给我们树立了一面旗帜,使我们学有方向,赶有目标。说句内心话,我们姊弟几个,也正是在他的影响下,一个个都是学业有成:二哥从军旅生涯,由初中毕业通过自学,成为一名高级记者,姐姐也在外省打拼出了一片天地,我是家中的老小,最不成气候,守在故土,然而经过一番打拼,也成了一名主任记者,也有专著出版。说到此处,在当年自己也是对长兄有一点误解。当年高中毕业,回家务农,上大学需要组织推荐,自己表现也十分优秀,可是正当自己该推荐那一年,当时的大队党支部却以“他们弟兄三个已经有两个外出工作”为由拒绝了。回家探家的长兄当时安慰自己说,我们都出来工作了,你就给我们看好家吧。当时自己也是听着非常生气。想着自己的兄长怎么能这样。其实不知道,长兄也是没有办法的无奈。常言说天无绝人之路,第二年就赶上了恢复高考制度,这一消息传出,自己的长兄也是从远方给自己寄来复习资料。又通过自己的一番紧张复习,再加上自己平时的积累,虽然没有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但是也考上了中专,跳出了农门。就在自己上中专的日子里,又因自己生活紧张,想让兄长资助一点钱,由于不理解兄长当时的难处,他只给寄了五元钱。身在东京开封,当接到这五元的汇款单时,真是欲哭无泪,想着兄长怎么能这样对我。今天看了长兄在《追梦之旅》中描述当时的生活状况时,我才明白了当时对兄长的误解。如今自己也已经年逾花甲,步入老年。常言说:长兄如父。长兄比我整整大十九岁,通过阅读《追梦之旅》使我理解到,长兄不仅为我们树立起了一面旗帜,而且为我们这个家庭也付出了很多很多。

近年来,随着网络的不断普及,真正坐下来读一些书籍的机会真是不多。这次对长兄发来的《追梦之旅》的阅读,对我来说,可谓是如饥似渴,我几乎是一口气将这十几万字读完的。通过这次阅读,正像我在开头所描述的那样,在聆听一段段跨越时空的讲述,他仿佛在引导着我在人生的道路上去奋力拼搏,不懈进取,在激励着我,希望我在人生的旅途中,脚踏实地地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去追逐自己人生美丽的梦想,去实现自己人生最大的价值。

(胡云峰2020.12.4)

(作者生于1956年,曾经教过十四年书,有过三十年的职业媒体人经历,先后在中牟人民广播电台当过记者、编辑、副总编辑、台长,2010年被评聘为主任编辑。)


本页地址:https://www.fjnaw.com/2021/0722/108002.html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WWW.FJNAW.COM 福建南安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福建南安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11963号